李二狗

色感为零。

[双聂]醉

✘时间设定射日之征前,怀桑已毕业。
✘温总主在此文中获得了“和稀泥”等称号,恭喜温总主。
✘好吧综上所述这就是篇ooc剧毒。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
温家的酒宴一直持续到半夜才结束,被迫参加的聂家宗主在宴席上感觉十分糟糕,毕竟你的杀父仇人假惺惺的关心你,你还必须应着称好,任谁这样忍一天都会有想杀人的冲动,更别提是聂明玦了。

“……可恶……”因为头痛而不得不按压着太阳穴的聂明玦从牙缝里挤出来了这么一句话,他的酒量一直不错,但这次不知是温家摆的酒有问题,还是刀灵发作了,头痛的仿佛快要炸裂开来了。

回想起宴席上温若寒那假惺惺的话,聂明玦就感到自己的刀灵蠢蠢欲动,什么“贤侄你要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不要走你爹的老路。”(聂大:气死)如果单单是这么几句话聂明玦还不会有那么大的火气,可谁知后面他提到了怀桑,又在短短几句话中点爆了聂明玦,前几段还是关心他的现状,后面就转到了怀桑的婚配上去了。(聂大:谁敢打怀桑的主意我就弄shi谁)

一想到怀桑聂明玦就有些无力的靠在墙边。自己对亲弟弟的感情在世人看来定是违背伦理,有违天道,可那又怎样,他从不在意世人言辞。可是如果怀桑也那么想该怎么办啊,正是因为这一点的猜测,聂明玦的感情从不敢对怀桑透出一分半点。

扶着墙的聂明玦摇摇头,想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清醒起来,清醒到忘记他对怀桑任何的不属于兄弟情的感情……他突然想要看一看怀桑,即使他知道这时候怀桑已经睡下了,他还是想看一看他的面容,想要从他身上汲取支撑自己走下去的力量,他很累了,他要支撑一个家族,还要想办法解决杀父仇人,对外要做出坚韧的态度,还不能对自己所爱之人表达爱意,他啊,受够这一切了。

推开刻有家纹的沉重木门,一眼看到了放下了层层帷幔的床。聂明玦走到床边,却迟迟不敢撩开帷幔,修长的手指在即将触碰到细滑的布料时又缩了回去,慢慢的攥紧了起来。“你在害怕什么?”在聂明玦沉思的时候,帷幔中传出了一声呻吟,声音的主人虽只是在睡梦中无意识舒展筋骨而不小心呻吟出了声,但这声只是不小心的呻吟却直接让男人的大脑陷入了空白。

身体快过大脑做出了反应,帷幔已经被撩开了。

卡肉哎嘿嘿

评论(14)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