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狗

色感为零。

脑洞

五十fo点梗还没写就有脑洞的我(:3_ヽ)_

就是假设聂大和怀桑确定关系了,老聂也没死这样的,在某一天,在二人“运动”后的一个早晨,老聂被弄醒了,睁眼看一小孩窝自己怀里。

聂大:咱俩啥时候有崽了??

一脸懵的聂大肯定比较吓人,小孩“哇”的一声哭了,说要找哥哥,老聂才反应过来这不自家弟弟小时候吗,迅速从被窝爬起来,胡乱套衣服,匆匆忙忙打理好小聂怀桑,小孩又不干了,还是那句话,要哥哥,不给就闹。

老聂也心急啊,心想着把我那能干的弟弟换回来啊,我也要闹啊。老半天才把“我是长大了的你哥”解释清楚,小怀桑高兴坏了,扯着老聂问东问西,老聂大概认命了,有问就答,还给小怀桑梳头,一派暖男(弟控)作风。

忙活大半天猛然想起来自己那个能亲能啃的弟弟还没找回来,聂大抱着小孩就往姑苏窜,到地了小孩趴自己哥哥肩头上,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自己二哥三哥,嘴里软糯的蓝哥哥、金哥哥萌到不少人,老聂这时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结拜。

此时蓝哥哥(bu出来说了一下自己弟弟和弟媳出去夜猎了,暂时回不来,不如先坐下来吃个饭慢慢等,聂大觉得此事可行。

小怀桑很有礼貌,谢绝了侍女的“大人我来替您抱着公子”的请求后,乖乖的窝在自家哥哥怀里被投喂,毕竟个子太小够不到桌子。

做哥哥的聂明玦尽职尽责,轻轻擦去弟弟嘴角边的汤饭,当然,众人面前不怒自威的人设崩塌,稀碎。

吃完饭大人们扯几句,有弟弟的互相交流一下自己弟弟小时候如何皮,如何好,最后忘羡出现,拯救了聂宗主。

怀桑变回来后迎来了自己哥哥的dirty talk,一边做一边在你耳边色气喘是真的受不了,一边说小时候的你真可爱,一边又再次磨上敏感点强迫你用软糯的嗓音喊着哥哥,中出之后说你这辈子只能喊我一个人哥哥,不许喊其他人。









突然想写未成年性行为(不禽兽你住脑真要这么写了聂大得蹲局子)

评论(1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