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狗

色感为零。

磨下刀,清明好用。


“哥哥......娘...呜......是不是不要我们了......”抽噎的孩子望着兄长,眼里充斥着迷惑。

“娘只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我们会见到她的。”少年紧不过是十二三的年岁,却压下哀恸,安慰起幼弟。

“那哥哥不要去那里好不好......”
“……嗯。”

年幼时所祈求的荒诞之事,直到现在也是求之不得。

“你也离开我了。”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