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狗

色感为零。

耳边“嘶……滋”的声音时大时小,不禁让他想起高中时午睡结束后班长拿粉笔在黑板上划拉的声音,一样的烦人,医生却告诉他也许这个这个声音将伴随他一生。

恼人。

杂音响彻耳畔,盖过了矮个子男人所说话语的一切线索。

腾生的怒火催动着不理智的念头,只能看到小个子的发顶,看不到在动的嘴唇。

啧。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