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狗

色感为零。

【双聂】心跳


聂家小公子现在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把头深埋在了他抱着的枕头里,好像这样就可以让他睡着。六七岁的小孩儿现在犯难了,早知道他就不看话本了,都怪那话本,现在都半夜了他还没睡着。



小孩想着想着眼泪都快出来了,明天哥哥还要教他练刀,现在不睡练刀的时候,练刀的时候要是犯困了他哥不得抽他。



越想越着急,越急越睡不着。小公子眼泪巴巴地窝枕头里抽泣,像个猫儿,呜咽声一阵一阵的。



噎了那么一会儿,还是没办法的小怀桑决定要去他哥哥屋里。



聂家老早就熄灯了,可小公子怕黑怕得紧,肉乎乎的小脚踩在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像是怕脚下踩着什么东西似的,飞快的闪到了哥哥的房门口。



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怕把兄长吵醒的小孩蹑手蹑脚地挪到了床榻边。刚才跑的急,鞋都忘了穿,搞得小怀桑的脚底满是灰尘,现在才觉得难受。



终于到了哥哥的床上,刚才自己被走廊吓得到现在才缓过来劲。



一点一点的将自己塞进了哥哥的臂弯与床榻之间,兄长是侧着睡的,一抬头就能看到他的睡颜。小怀桑每躺下去一点儿,都要抬头看看哥哥被自己吵醒没有,最后抬头看的那一瞬间,撞上了少年带着睡意的眼神。



小孩儿害怕的脚趾都蜷缩了起来,嗫嚅着说:“哥哥,我睡不着……”说完又怯生生地看了眼兄长。



少年只是沉默地看了幼弟一会儿,又将怀里的孩子搂得更紧了些,算是默许了。



少年这么一搂,小怀桑的脸都贴到了兄长的胸口了。平稳的心跳声不断的从耳边传来,给了小怀桑柔和的感觉,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在兄长怀里沉沉睡去的孩子,不论是何时何地,都觉得哥哥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依靠。




































那,最后的依靠在自己面前逝去的感受是如何的呢?

评论(35)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