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狗

色感为零。

考前随意发挥下(攒人品)

*我也不知道我想写什么……大概是老聂在聂爹去世之后吧。










黑衣少年用尽全力向湖里掷去石子,水面摇摇晃晃地散开一圈圈的波纹,很快又被湮没于水中。


烈日炎炎,他不知道在湖边站了多久。他只是木然的去效仿着童年做过多次的动作,或是抬眼看看砂石上映出的斑斓树影。


他不明白。


一点都不明白。


拼了命地去想,去思考,想不通,反复如此。


豆大的汗滴顺着额头一直滑落到衣襟里,黑袍上用金线勾勒的家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胸腔里的跳动多么有力,但还是毫无头绪。


就像是困兽,被囚于牢笼,只懂得嘶吼叫嚷,去拿头颅顶撞,却弄得个遍体鳞伤的下场。


少年于烈日下扬头怒吼,像是虽为困兽却仍然不屈的雄狮。


一切都在夏日真相大白。


通晓了全部的少年撒腿狂奔,在坎坷崎岖的林中小道中飞奔,像是永不停歇一般去奔跑,去寻找。


一切都与夏日有关。


一切都在烈日下被揭晓。


少年也于夏日中悄然消失。


却仍在寂静的水底,不停歇地奔跑。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