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狗

色感为零。

啊啊啊啊啊啊忘了开车这回事啊啊啊啊啊啊

土下座赔罪○| ̄|_

开启【大触模式】99%……

滴——【大触模式】开启失败……
 

进入【智障画渣模式】。

【双聂】百凤山围猎(不到四百字的短打,慎入)

身体随着马不停运动的四蹄摇晃,挂在腰间的折扇一下一下地慢慢摇着。


我往上瞧去,是欢呼震天的人们,男子作出兴奋雀跃的样子,而姑娘们则揣着自己的一份矜持,虽是亭亭地站着,但那娇羞的姿态与紧攥手中的花是藏不住的。


我只瞧着一眼,就别过头去了。反正又不是对着我,做甚都好。


人们振奋的姿态不是对着我,是对我这无论是家世,还是相貌品格,都是上乘中的上乘的大哥。


兄长极少会因夸奖喝彩而高兴失态,今天嘴角却反常的挂上了分笑。


可真好看啊。


我暗自咋咋舌,阳光折射得线条分明的脸庞都些许模糊了点,天稍微热,那人的鼻尖上挂了点儿汗,耳朵与面颊映出好看的粉红色,狭长的眼里浸着笑意,又藏着点光。


笑着的男人像是出鞘了的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耀眼得让人挪不开眼。


这样好看的人怎么能只公子榜第七,怎么也要前三。我暗自想着。

【双聂】心跳


聂家小公子现在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把头深埋在了他抱着的枕头里,好像这样就可以让他睡着。六七岁的小孩儿现在犯难了,早知道他就不看话本了,都怪那话本,现在都半夜了他还没睡着。



小孩想着想着眼泪都快出来了,明天哥哥还要教他练刀,现在不睡练刀的时候,练刀的时候要是犯困了他哥不得抽他。



越想越着急,越急越睡不着。小公子眼泪巴巴地窝枕头里抽泣,像个猫儿,呜咽声一阵一阵的。



噎了那么一会儿,还是没办法的小怀桑决定要去他哥哥屋里。



聂家老早就熄灯了,可小公子怕黑怕得紧,肉乎乎的小脚踩在地板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像是怕脚下踩着什么东西似的,飞快的闪到了哥哥的房门口。



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怕把兄长吵醒的小孩蹑手蹑脚地挪到了床榻边。刚才跑的急,鞋都忘了穿,搞得小怀桑的脚底满是灰尘,现在才觉得难受。



终于到了哥哥的床上,刚才自己被走廊吓得到现在才缓过来劲。



一点一点的将自己塞进了哥哥的臂弯与床榻之间,兄长是侧着睡的,一抬头就能看到他的睡颜。小怀桑每躺下去一点儿,都要抬头看看哥哥被自己吵醒没有,最后抬头看的那一瞬间,撞上了少年带着睡意的眼神。



小孩儿害怕的脚趾都蜷缩了起来,嗫嚅着说:“哥哥,我睡不着……”说完又怯生生地看了眼兄长。



少年只是沉默地看了幼弟一会儿,又将怀里的孩子搂得更紧了些,算是默许了。



少年这么一搂,小怀桑的脸都贴到了兄长的胸口了。平稳的心跳声不断的从耳边传来,给了小怀桑柔和的感觉,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在兄长怀里沉沉睡去的孩子,不论是何时何地,都觉得哥哥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依靠。




































那,最后的依靠在自己面前逝去的感受是如何的呢?

【双聂】热烈(暂定)

鸽了一个月的50fo点梗(的二分之一)√

下半段遥遥无期(你没看错还有下半段)












幽暗的走廊,有轻微的踢踏声回荡在其中,声音碰在墙壁上,晃了那么一二又散了。


散了也没事,它的同族将接任它的职责,继续在这长廊里探索。


声音在走廊尽头的门前停住,诡异的寂静漫开在廊中。


胸膛里的东西砰跳个不停,嘴微张合着,无声的喘息着,汗珠滑落到衣领上,这具躯体似乎因为之前的疾行而微微颤抖着。


在昏暗的环境中依然能看出白皙修长的一双手缓抚上这扇做工精致的木门,门上浮雕着形态千奇百怪的异兽,手的主人像是觉得猛兽凶悍,带着害怕的放下即将打开门的手。


犹豫再三,沉闷的叩击声还是响起。


“大哥,我……进来了。”


门后没有异兽,有的仅是一盘腿坐着饮酒的男子。


男人生得极为好看,眉眼带着股凌厉劲,将男子气概展现的淋漓尽致。


摇曳的烛火为屋内笼上一层昏黄的薄纱,更为俊朗坚毅的面容平添几分柔和。


“大哥……我……”


男人忽地将手中的酒杯递给了聂怀桑,话就这么被打断了。


聂怀桑张张嘴,话在嘴边绕了几圈却还是咽下去了。


心里是一阵的憋屈,自己左不过是跟别家仙子打了个招呼罢了,就被大哥斥为不务正业,连着几天没给自己正眼瞧过。


原因倒是说来话长,前些那么日子,林家嫡系的一位仙子向着自己邀约,邀约的是什么说得含糊。其中的意思稍一揣摩便知了。


拒绝的话还在嘴边些儿,聂宗主就黑着脸出来了。


仙子是吓得不轻,晃悠地打了个招呼:“聂……聂宗主好……”这礼一行完看着这气氛不对,赶紧扯了个理由就跑了。


苦了他自个儿一人对着满腔怒火的大哥。


之后那么几天大哥是看见自己就板着张脸,直瞪他。


聂二公子是打小就怕他哥的,自然看不了这瞪。回头自己一琢磨又发现不对的地方了,自己虽说是没及冠,但已经到了合适的婚娶年龄了。


那大哥,拦着自己不与姑娘接触,是有何意呢?


年少起聂怀桑就对自己兄长抱有私情,单方面的那种。



这私情就是为什么聂二公子在同龄人早都娶妻生子自己却守身如玉的缘由了。


现在想来,不定聂明玦他早已与自己弟弟暗通心意了。


这仅是猜测。


他已经不敢去想大哥嫌恶的眼神了。


但他还是孤勇的去见了心上人,想要对他说清楚,自己一直以来的爱意。


“他会答应我吗?”
“我想不会。”

【双聂】拥抱


意识如同在起伏的海中,被一起又一起的暗流打的四散零落。

悬浮的感觉让他不好受,两条修长的腿就是没地放,倒有了衣袂飘然如仙的感觉。

说来也怪,他是谁?

他不知道,他除了眼前这孩子的一切,其他一概不知。

孩子是个好孩子,虽然孩子已远远不是个孩子了,但他还是想这么叫他。

记忆仿佛是被人割去一半,只留下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自己。

记忆的缺失使得他一整天都跟着这孩子游荡,看着他忙于处理事物,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

他有些心疼,心疼于好像他不死,这孩子就不用受这么多苦。

小孩回家了,到了间屋子。屋子像是间寝室,摆满了生活用品。屋内干净的一尘不染,但却像是很久没人住了。

他看见那孩子自顾自地站在了屋子中央,兀自哭了起来。掩着面低声抽噎的孩子让他十分着急,心就像是被人揪了起来,一阵一阵的疼。

抽泣的声音不停地在他心上划来划去。

疼。

好疼。

泪痕未干的脸上扬起诧异,似乎在惊诧毫无一人的房间里为何还会有人与自己相拥。

自己轻轻加重了这个拥抱的力量,又在孩子耳边轻言。

“别哭了。”

一言后他便散去,没有实体的他只能维持短短几秒钟的拥抱。而孩子只听了那么一瞬便知道他是谁,忙将身子前倾想要紧紧抱住那已故的亲人。

却只跌在冰凉的地板上。

一瞬间,惶恐与无措笼罩在了孩子身上。只能紧抓住自己衣袖的孩子,复又嚎啕大哭起来。

“我只是想再抱抱你啊……”

磨下刀,清明好用。


“哥哥......娘...呜......是不是不要我们了......”抽噎的孩子望着兄长,眼里充斥着迷惑。

“娘只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我们会见到她的。”少年紧不过是十二三的年岁,却压下哀恸,安慰起幼弟。

“那哥哥不要去那里好不好......”
“……嗯。”

年幼时所祈求的荒诞之事,直到现在也是求之不得。

“你也离开我了。”